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一花一世界_插花_郭关_古琴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12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瓶花之宜有二用,如堂中插花,乃以铜之汉壶,太古尊罍,或官哥大瓶,如弓耳壶、直口敞瓶,或龙泉蓍草大方瓶,高架两傍,或置几上。折花须大枝,或上茸下瘦,或左高右低、右高左低,或两蟠台接、偃亚偏曲,或挺露一干中出,上簇下蕃,铺盖瓶口,令俯仰高下,疏密斜正,各具意态,得画家写生折枝之妙,方有天趣。若直枝蓬头花朵,不入清供。取花或一种二种。冬时插梅,投以硫磺五六钱,欲大枝梅花插供,方快人意。若书斋插花,瓶宜短小,以官哥胆瓶、纸槌瓶、鹅颈瓶、青东磁、古龙泉俱可插花。折枝宜瘦巧,不宜繁杂,宜一种,多则二种,须分高下合插,俨若一枝天生二色方美。或先凑簇像生,即以麻丝根下缚定插之。若彼此各向,则不佳。大率插花须要花与瓶称,花高于瓶四五寸则可。假若瓶高二尺,肚大下实者,花出瓶口二尺六七寸,须折斜冗花枝,铺撒左右,覆瓶两傍之半则雅。若瓶高瘦,却宜一高一低双枝,或屈曲斜袅,较瓶身少短数寸似佳。最忌花瘦于瓶,又忌繁杂。如缚成把,殊无雅趣。若小瓶插花,令花出瓶,须较瓶身短二寸,如八寸长瓶,花止六七寸方妙。若瓶矮者,花高于瓶二寸亦可。插花、挂画二事,是诚好事者本身执役,岂可托之童仆为哉?客曰:“汝论僻矣,人无古瓶,必如所论,则花不可插耶?”不然,余所论者,收藏鉴家积集既广,须用合宜,使器得雅称云耳。若以无所有者,则手执一枝,或采满把插之水钵、壁缝,谓非爱花人欤?何论瓶之美恶?又何分于堂室二用乎哉?吾惧客嘲,具以此解。

  瓶忌有坏,忌放成对,忌用小口瓮肚、瘦足药坛,忌用葫芦瓶。凡瓶忌雕花、妆彩花架,忌置当空几上,致有颠覆之患。故官哥古瓶下,有二方眼者,为穿皮条,缚于几足,不令失损。忌香烟、灯煤熏触,忌猫、鼠伤残,忌油手拈弄,忌藏密室,夜则须见天日。忌用井水贮瓶,味咸,花多不茂,用河水或天落水佳。忌以插花之水入口,凡插花之水有毒,惟梅花、秋海棠二种尤甚。

  竹:惟凤尾水竹,可插瓶中。取其枝叶如笔法者,折入小口瓶,内贮沸汤,以绵纸紧塞其口,勿令泄气。俟汤寒或易瓶,瓶底加泥一撮。

  梅:折枝不可太烦,择其有韵古怪、苍藓鲜皴者。宜古铜瓶贮之,甚寒时则铜亦绽裂,须用汤人盐少许,将花折处火燎之,然后插瓶中,仍用纸塞瓶口。

  牡丹:折后,即将灯燃折处,待软为度。贮滚汤于小口瓶中,紧塞口,则数日不谢。芍药同法。一云以蜜作水,插牡丹不悴,蜜亦不坏。

  栀子花:将折枝根捶碎,擦盐,入水,则花不黄。其结成栀子,初冬折枝插瓶,其子赤色若花蕊,可观。

  荷花:将乱发密缚折处,仍以泥封其窍。先人瓶中,至底后,灌以鱼池水或天落水,不令入窍,窍中进水则易败。

  凡折花须晨带露,取半开者。如从登临访友处得来,就于此处,以法制之。藏之密室,则易谢,可露无风处,冬月不妨。

  折花须拣其受气、完足、堪玩者。人不善赏花,只爱花之妙。花好在颜色,颜色人可效。花妙在精神,精神人莫造。寓意于物者自得之。

  冬间插花,须用锡管,不惟不坏磁瓶。即铜者亦畏冰冻。如瑞香、梅花、水仙、粉红山茶、蜡梅,皆冬月妙品。虽曰硫黄投之不冻恐亦难敌,惟近日色南窗下置之,夜近卧榻,庶可多玩。一法,用肉汁去浮油入瓶,插梅花,则萼尽开而更结实。或云以炉灰置瓶底则不冻。

  郭关:号高朴道人,生于湖南桂东,书画古琴艺术家,艺道院住持。作品涉及书画、音乐、诗文、斫琴等领域;晓音律,好古琴,七岁始随祖父学习古琴,后受教于龚一、成公亮先生等,打谱作曲上百首,尺八受教于三桥贵风先生,创立玄门竹道社;书法受教于孙伯翔先生,精于爨碑与章草;二零零六年闭关参禅一年,出关后研习中观、唯识学,画风大变;二零一三年入龙虎山修道,通斋醮科仪,二零一六年全真冠巾修道;曾就读于人民大学,宗教哲学硕士;著有《郭关诗文集》《郭关禅画》《郭关诗画集》《郭关古琴》等专著百余种。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、发表于各大媒体,众多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及收藏家收藏。现“郭关绘画全球巡回展”已在台湾、英国、墨西哥等地圆满举行,所展出作品均被收藏家收藏。中国台湾建立有“郭关美术馆”,常年展示郭关作品数百余件。